《猿族崛起》观后感

参加了大地五周年庆之《猩球崛起》观影团,这个观影,可以说,活动很给力,电影很好看。
中国大陆的电影人——包括广电的人从来是很懒很古板的,从翻译这个片名来看,已经充分得到验证,片名英文是《The
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直译应该为《猩球崛起》当然没有错,可是,翻译的人一定是没有看过自己要引进的片子,这是一个关于一只猩猩追求自由并获得自由的故事,整片没有出现过一个——哪怕是一个镜头关于星球或“猩球”。如果,让我用网络风格翻译,那会是《越狱——猿人版》,如果,用港式风格来译,那将是《猩霸全城》。
一个在母胎中遗传了其母亲在人类试验中得到的112物质的婴幼猿,幸运地在所有试验中的猿类被杀害后,被善良的科学家Steven秘密保护养育长大,并被赋予一个伟大的名字——凯撒。成长的人会越来越多烦恼,同样,身为为灵长类动物的凯撒亦然,成长的烦恼让他渴望自由,这种对自由的渴望让他越来越觉得在家庭中压抑——跟许多人类的青少年一样,压抑遇到导火线是会爆的,导火线终于合符逻辑而具戏剧性地到来,他也合符逻辑地爆发了——他攻击了一个平日耀武扬威此刻正因蒙受莫名的损失而在对造成损失的唯一责任人、凯撒的其中之一至亲以人类的暴躁方式来发火的机师邻居,可是,在一个人类为主导的社会,遇到这样的动物攻击人类事件,毫无疑问,动物要负全责,如果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动物务必要被杀掉或者吃掉,幸运的是,这是在文明的美国,而且是在不久的未来的美国,凯撒被遣送到收容所——可以描述为动物监狱——等待法律的发落。就是在这个文明的机制下的貌似文明的机构里发生了跟中国大陆的绝大多数人类收容所发生过的事情一样,凯撒遭遇了来自管理者的欺压,同时亦如大多数监狱发生着的事情一样,作为新丁的他同时遭遇到了同样被管理者欺压的同类的欺压,这算是双重欺压了,其实不止,作为一个通人性懂文明的猿类,他还遭受着对家人的思念的折磨,悲催啊。可是,超高智商和情商在这种巨大的压力表现出巨大的作用,他等待机会,改变了同类的智商,并组织发动了一场暴动,通过暴动,去追寻自由和尊严,最终,得偿所愿,改变了自己和自己的种族的未来,虽然代价是惨烈的,但自由从来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正如奴役是会产生效益的一样。
故事大纲虽然简单,但是趣味却是很复杂的。看这个电影,会有很多联想,第一个联想,《蜘蛛侠》,哈哈,严格来说是《蜘蛛侠3》,因为主角Steven是James
Franco,记忆中他演过唯一的深入民心的角色就是《蜘蛛侠》里的Harry——蜘蛛侠的老友、绿魔之子,单单一个哈利当然不能引发联想,联想是需要化学作用的,第二元素出现了,动物监狱管理员居然是马尔福——《哈利波特(系列)》——一个十分具备黑蜘蛛特征的人;第二个联想,《越狱》,通过个人的智商情商改变身边的人,在手无寸铁的绝地监狱里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最后获得自由,同时让坏人得到应有的报应,这不就是Micheal在《越狱》里在做的吗?巧的是,导演Rupert正好也是以电影《逃狱》(英)成名的,啊哈哈;第三个联想,《勇敢的心》,连Mel
Gibson的这部经典都能结合到一部科幻片里,导演也算是有才了,不过,在桥上的那个重头戏中凯撒排兵布阵的风度与及凯撒骑马冲关战胜人类的那一幕,十分十分像《勇敢的心》里的华莱士;第四个联想,《阿凡达》,这个倒是很自然,特效是阿凡达的团队做的——金马伦国王又赚不少银子了,而且表情和肢体捕捉十分有阿凡达风格。
想得太多了,不过,不得不想到2001年的上一集——那部已经是重拍了,当时有个鬼才导演——Tim
Burton,放在今天他已经是一个有票房号召力的超级大导了,但,当年他还不是,当年那部还有一直在独立和主流中冷傲着的Mark
Wahlberg作为主演演员,今天他依然个性十足,能在《无间风云》中演黄秋生在《无间道》里的角色,不是一般演员可以做到,当然最最最少不了的要点名的是我曾经十分喜欢的一个Actress——当然不是Hellena(<哈利波特>里的贝拉翠丝,of
course,她也不错)了,而是Estella
Warren——十分辣,我的屏保的曾经半年占领者,男童鞋们,都懂的。
电影看完,有没有收获?这个问题常常是我用来辨别一部电影是好是坏的唯一标准,这部《猿族崛起》,有收获,很好——Elvis
W.

文/加书亚

最近几部大片除了《敦刻尔克》,《极盗车神》、《蜘蛛侠:英雄归来》、《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都是严重过誉之作。

    1968年的电影《人猿星球》是一个充满悲观主义色彩的寓言:数千年之后的地球,人类文明早已衰亡,猩猩进化成高智能生物建立了他们的文明,而人类则逐渐退化成为野兽,失去了语言能力,被猩猩豢养在笼子里。六十年代是一个充满反叛和绝望的年代,所以才会诞生那样愤世嫉俗的电影。今天的世界,许多人依旧看不到希望,从难以平息的欧债危机到北非的阿拉伯之春,从伦敦街头抢砸商店的小混混到华尔街缺乏纲领的示威游行,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火药味和浓厚的不满情绪。最不满的要数中国电影院的观众,今年大半年银幕上充斥的尽是弱智的国产片或者打着大片旗号的坑爹外国片。幸运的是,在这个十月的尾梢,终于有了一部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的电影,以充满反讽和自嘲的方式把人们的不满客观化到了银幕上。作为68年电影的续集(前传),《猩球崛起》复苏了六十年代的革命和反叛精神,也延续了那份愤世嫉俗,以娱乐工业的方式对今天人类的自大、唯利是图和文明的压迫性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尽管是一部续集,《猩球崛起》并非一部因循守旧的电影,像许多平庸之作一样在设定好的框架内卖弄一点小聪明,讨好一下今天的观众。相反,除了延续题材内容固有的精神内涵之外,这部新作进行了大胆的革新,赋予了电影极大的独创性。六、七十年代的“人猿”系列电影尽管堪称好莱坞科幻片经典,但在今天看来,却显得特效粗糙、情节缓慢、情感不够细腻,而今天我们看到的《猩球崛起》是一部技术领先、有着时代节奏感、情感饱满的电影;更不同的是,原先的电影专注于寓言性,今天的电影则把重点放在人物和行动上,创造了一个体现今天的时代精神、又具有丰满性格的新的英雄——猩猩“凯撒”。与其说《猩球崛起》复活了“人猿”系列,不如说它全新地改造了这个系列,这种改造,或许只有克里斯托弗•诺兰的《蝙蝠侠:开战时刻》之于原先那个充满漫画幽默色彩的蝙蝠侠系列可与之相提并论。
    《猩球崛起》是那种全片只具有唯一一个焦点的电影,这个焦点就是猩猩“凯撒”,无论是“抚养”凯撒的人类主人公威尔,还是凯撒的那些同伴猩猩都沦为不起眼的陪衬,甚至电影巧妙的剧情和精心设计的动作场面,都离不开凯撒成为单独的焦点。凯撒是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最为生动的动物主人公之一,他身上混合着人性和兽性,他具有天然的领袖风采,他注定会成为“猩猩中的切•格瓦拉”。
    感谢日益进步的电脑特效技术,今天我们不用忍受由人扮演的猩猩隔着化妆道具做出蹩脚的表情了。凯撒是由真人扮演的,没有化妆,不过戴着一顶特制的帽子,里面一台微型摄影机详细捕捉演员表情的一举一动,之后则把演员的动作与捕捉到的表情用电脑合制成完整的角色表演。今天我们在银幕上看到的凯撒,表情如此接近于人类,喜怒哀乐现于脸上如此丰富多彩,这是任何动物演员或者戴着化妆道具的人类演员所表演不出来的。由于都采用维塔工作室的表情捕捉技术,并由同一个演员安迪•瑟金斯表演,凯撒很适合与《魔戒》中的咕噜作比较。咕噜已然是电脑合成角色中的经典,他的一举一动都体现了混合着胆小和贪婪的疯狂性格;凯撒的性情和体现在面部的表情则显得更为丰富多彩,这个角色抹除了性格的单一性,向着多元和纵深发展,这或许是技术进步为瑟金斯的表演带来更多空间的结果。
    凯撒是一只猩猩,但却具有更多的人性(尽管在这样一部电影中把猩猩的高贵品性称为人性更显出人的自大,但我们却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正如电影中许多人却有着更多的兽性一样。当猩猩身上的人性和人身上的兽性比例颠倒过来时,事情就显得不合情理了,得有“人”来作出改变。凯撒是一只具有极高智商的猩猩,长期与人类一起生活使他了解人的习性,他具有过人的胆识和领导能力,这使他成为作出这种“改变”的天然领导者。可喜的是,猩猩的“起义”并没有被草率地表现为一个人猿大混战的闹剧,凯撒从最初的依恋人类到之后的告别人类,再到最后决定带领猩猩反抗获取自由,电影进行了长长的铺垫,在短短的几十分钟内,凯撒经历了复杂的心路历程。凯撒身上兽性与人性之间的不协调在电影开始不久便体现了出来,他有着猿类的躯体,但具有充满智慧的面部表情和眼神,这种怪异的冲突一开始便使观众感到不安。凯撒自己很快也不安起来,他最初很依恋“主人”威尔,在森林中和威尔一起出游时有着快乐的幸福时光,但当他转瞬间瞥见自己脖子上的项圈时眼神便完全暗淡下来,“我是一只宠物吗?”他用手语问威尔。获得理性和智慧的生物第一步寻求的便是他的自由。接下来凯撒很快发现,自己的不自由并不仅仅是因为带着威尔的项圈,而是身为一只猿类,处在一个由人类统治的世界中承受着整个文明体制的压迫,动物收容所就是这种体制的代表。而受压迫的也并不仅仅是他自己,而是整个种族,凯撒想组织它们起来反抗,但收容所一只在马戏团呆过的猩猩提醒了他——“猿很蠢”,凯撒发现如果只有自己“觉醒”无济于事,所以他偷来能提高猩猩智能的112号实验药物,把猩猩从“它们”变成了“他们”。从寻求个人自由到带领种族解放还只是凯撒领导猩猩革命的主观动机,客观条件却是统治猩猩的那个体制是不公正的。人类具有很高的智能,但却并一定具有很高超的“人性”,像收容所看守和药物实验室老板那样的败类连猩猩都不如,这使人类统治的合法性受到了凯撒的质疑,也为他的反抗提供了正义支持。相反,凯撒领导的猩猩群体一开始就保持了很高的自律和组织性,特别是当大猩猩巴克奋不顾身为救凯撒牺牲自己的时候,他表现出了超出普通人类的高贵品质,这不仅使观众对猩猩群体充满认同,也表明这个群体或许会比人类更有前途。获取自由,只是凯撒带领猩猩走出的第一步,作为一个具有智慧和优秀品质的群体(种族),他们不会满足于仅仅生活在红树林里,与边上堕落的人类城市隔海相望。片末,凯撒站在巨树顶端眺望旧金山的镜头既像是告别,又像是挑衅和预告——下一步,他的目标将是什么。
    从片名看,《猩球崛起》必然是一部要拍续集的电影,因为在这一集里,猩猩们还远没到“崛起”的地步。从剧情承接看,从这一集中凯撒带领猩猩获取自由到《人猿星球》中由猩猩统治的世界,中间至少有数集的剧情容量。《猩球崛起》为这个新的系列开了个好头,下一集它会更进一步,成为这个系列的《黑暗骑士》吗?我们拭目以待。

烂番茄、MTC、IMDb 都应该挤挤水分了。

《猩球崛起》三部曲的水准下降得太快了,一部不如一部,到第三部可以说是烂尾了。

2011年那是6年前,第一部《猩球崛起》真是好看。不论主题、故事还是特效,都令人震撼。

尤其是凯撒在囚牢中第一次喊出“NO”时,那种英雄的觉醒,继而冲破奴役,为生存、自由、尊严的抗战,完全是一部热血的人猿革命。

看到震撼处,身为人类,却为凯撒的胜利击节。

那时还是第一次见识比《阿凡达》还高超的动捕技术,加上安迪·瑟金斯的绝佳表演,也是震撼感原因之一。

第二部《猩球崛起》显然没有了第一部热血主题,借用了莎士比亚戏剧,凯撒被篡位,遭驱逐,后又夺回王位。这一部看点在于富有戏剧张力的情节,以及科巴这个成功的反派。电影的调子压抑深沉,猿族该不该杀猿族,这是一个痛苦的命题。虽不如第一部震撼,还是有精彩之处。

第三部虽是系列终章,格局却一再缩小,主题变成了复仇,一个俗套的凯撒个人复仇记。

电影一开始一场猿族与人类大战,竟然是全片最大战争场面。凯撒妻儿被上校所杀,引发凯撒不顾整个族群命运,要单枪匹马去杀上校。结果猿族被抓,接下来是越狱,最后还是大自然母亲最厉害,一场莫名其妙的雪崩,人类被茫茫大雪覆盖,会上树的猿族赢了。

先不说故事情节漏洞百出,仅复仇的主题,与前面两部相比就浅多了。

而且这个复仇故事还讲得相当无聊。

首先,正反两大主角智力直线下降,行为动机莫名其妙,成了好莱坞大片里典型扁平角色。

原本前面两集从觉醒、反抗、对抗中已智力大涨,并拥有猿族智慧和王者之风的凯撒,在这一集中完全像个平庸的人类,被复仇冲昏了头脑。尽管特效做出了他花白的毛发,但智力却莫名返祖。

凯撒没有了领袖感,只有复仇的愤怒与脆弱,让这个角色失去了震撼人心的魅力。

而反派上校,则过于符号化和脸谱化。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