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轮·彼岸》重现民族患难——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最佳的显示中华民族历史劫难电影之一

      2015年7月的一个中午,下班后我独自一人买了电影票,进了中午的电影院。如我想象的一样,中午场原本人就少,加之《太平轮》上部的口碑又不好,所以这场电影几乎专为我一个人放映。
       知道太平轮这个题材是八年前的事,八年来我一直关注着它的进展。没有别的原因,还是六十年前的那场悲剧和民族伤痛吸引着我。
       记得有一次看梁文道的《开卷八分钟》,他说,(大意如此)小说《飘》和电影《乱世佳人》在全世界读者观众心中,都是非常伟大的作品,但在美国人心目中,它们还有另外一个公用——弥合了美国人的民族伤痛。美国人有什么民族伤痛?大家别忘了,美国和我们一样,也曾经发生过内战——南北战争。战争使得北方和南方,无论上层官僚,还是普通百姓都对对方有巨大的误解,甚至敌视。但《飘》的诞生,让北方开始了解南方,设身处地地替南方人考虑,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飘》提供了一种换位思考的可能!
       听到这种说法的我就一直在想,我们的电影里什么时候能出现这样的作品,真的试图去告诉人们六十年前的故事。虽然现在网络上有很多渠道可供两岸年轻人相互交流,但网络对真实身份的掩盖使人们不需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也很容易让大家的言论过激,想促成真正的了解和谅解并不容易。所以我迫切地希望有一个电影能讲讲那些大历史下的小人物,能让更大范围的人来了解那个时代的人。
       2014年《太平轮》上映,让我觉得它或许可以为此做一点点贡献,然而电影的发行策略从实际上毁掉这部电影。《赤壁》上下部票房共5.8亿,在全年总票房仅四五十亿的八年前,这个票房收入还是相当可观的。这里面有卡司阵容强大的功劳,但最大的号召力来自导演吴宇森。中年时的暴力美学经典《喋血双雄》《英雄本色》至今都影响着大陆的青年一代,到美国的《变脸》也是华人导演征战好莱坞的巅峰之作。利用吴宇森的号召力,采取上下部分别发行的行销策略,为《赤壁》收回了部分投资。所以6年后的2014年,制片方和发行方又故技重施,将《太平轮》分成了上下部,但相较于三国故事的家喻户晓,太平轮的故事知道的人并不多,片方宣传的重点也是“东方的泰坦尼克”,巨轮沉没的海难戏自然成了大众观影预期里必不可少的大戏。上部没了海难,普通观众自然抱怨“名不副实”,整部片子的口碑就这样崩塌了,而且是彻底崩塌,无可挽回。但其实,国际大导演的水平是不容置疑的,一个70岁的老人罹患淋巴癌还要坚持拍摄的题材,为这个题材做了几年的功课,其内心对这个题材所怀的深情,都是不容置疑的。所以,《太平轮·彼岸》实在是蒙尘的明珠,再过十几年,它绝对会被后人拿来重提。
      2015年的票房大户是《捉妖记》和《煎饼侠》,但这很大程度上说明大众爱看打打闹闹的喜剧,如果喜剧再多加那么一点现实意义,观众就不再挑剔了。但《太平轮·彼岸》要告诉你的是国仇家恨,是家国大义,是和平年代的小孩们不爱看的东西(统计数据表明买票进影院的多是20-30岁的人)。
       现在我们来梳理一下《太平轮·彼岸》到底讲诉了怎么样的大历史,怎样的小人物。
       为了满足观众的观影需求,影片开篇就为我们展现了太平轮的全貌。1949年1月27日,淮海战役结束后的第17天,前往台湾的太平轮一票难求,这艘船载满了钢铁、印刷用纸,还有国府官员,富商家眷,但仍有很多普通老百姓拼命爬上船舷又掉进海里。导演对大场面的控制力在此充分体现,人物纷繁,乱中有序,重点突出,史诗气质呼之欲出。
     然后时间回退到当年的1月10日,17天前淮海战役结束。此时,太平轮载着到上海买药的台湾医生严泽坤(金城武),国民党将军的妻子周蕴芬(宋慧乔)来到基隆港。严泽坤抗战时被征为日本军医,好容易熬到被战俘营释放,回台湾,却因日籍台湾兵的身份被警总怀疑,而对他自己的来说,日本人统治台湾时期他是二等公民,现在台湾光复,自己却还是被自己人怀疑。
       周蕴芬的丈夫雷义方是国民党将军,抗战中瘸了腿,敢学关公刮骨疗毒,因上峰指挥不力,在冰天雪地里困守,最终自杀殉国,却被怀疑叛降。周蕴芬在台湾苦苦等待丈夫的回信,等来的确实警总的传讯。
       很多人都说,《太平轮·彼岸》的重点是于真(章子怡)和佟大庆(佟大为)这对各有目的,相互利用又在患难中相爱的底层小人物。于真原是小镇少女,自己的丈夫被国民党抓壮丁,她就一路跟随部队,来到上海。听说部队可能去了台湾,就拼命想买张船票。乱世中的女人离开了家乡,身无所长,白天靠在后方医院当护士为生(前方吃紧,医院每天只供应两顿饭,并不给钱),晚上就只能站在街上当起了风尘女子。
       风月浮萍之人,从来都不被人尊重,但却是影视剧里热衷展现的,尤其是乱世。最有名的是阮玲玉演的《神女》。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里也有一个跟着哥哥出门打仗,哥哥战死,无法生存的土娼。最有意思的是兰小龙写了这么一段台词:草是绿的,水是清的,做儿女地要尽个孝道。你想娶回家过日子的女人不该是个土娼,为国战死的人要放在祠堂里被人敬仰······但事实不是道理,事实不是规矩,为爱忠贞不渝的人偏偏做了不齿的事,为国战死的人偏偏被怀疑叛降。这才让人感叹时代命运的戏剧性。这就是大时代背景下的小人物,生如草芥,命如蝼蚁,点缀那个波澜壮阔的时代的微小泡沫。
      三条线索就这样交织进行,为我们完整勾勒了一个交织着中日矛盾和国共内战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悲情故事。编剧王惠玲最著名的作品是《饮食男女》《卧虎藏龙》和《色戒》。对待这种大时代中小人物的题材,王惠玲的架构还是非常顺畅的。影片的每一个镜头都在吴宇森的控制下呈现出沉稳大气、舒缓悠长的风格,这是真正史诗大片该有的气势。而到了关键的海难戏,全片节奏变快,画面冲击力强。如果你真的沉下心来去观看电影,相信也能感受到当年台湾人的不易,国民党军人对信仰的执着,以及被时代裹挟的很多人的迫不得已。我们理解这些迫不得已,理解所有事的来龙去脉,才能真正做到宽容,才能真正理解对方。
      但也不能因此就说影片是完美的。尽管我们感叹于那时的死生离乱,但导演自身对历史的态度并不能从中体现出来,甚至有为了通过审查刻意回避之嫌。爱情足够凄惨动人,海难足够惊心动魄,但导演通过影片想表达的东西并没有清晰地呈现出来。也许1949年的台湾海峡,无论谁管中窥豹,都无法竟全功。我们也无法对一个有着香港生活背景的导演太过苛责。但这绝对不妨碍它成为一部优秀的中国电影。相比那些神经喜剧和怀旧青春片,它太优秀得太多了!只是我们的电影产业多年培养出来的观众素质在倒退。《太平轮·彼岸》五千多万的票房,只能说明中国的电影观众和产业真的有待进步!

发生在1946到1950年间的中国内战,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伤亡最多的内战,四年时间,交战双方的伤亡远远超过了抗战八年,财产损失无法统计。
而1949年1月28日,太平轮沉没于舟山群岛附近水域,不过是内战里万千悲剧中的一种,但却用最为惨烈的方式呈现了出来,让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无法无动于衷。
这是一段提起来就让人尴尬的往事,这是一块鲜有人愿意主动碰触的伤疤。毕竟六十五年过去了,绝大部分当事人都告别了人间,而他们的后人,似乎已经重新培养起了亲密友谊。
到底应如何面对这场灾难,如何向我们的孩子讲述这段历史?况且,这种题材放在如今的中国影院中,显然是并不讨巧的。
可是,一位曾经无比成功的商业片翘楚,以“暴力美学”享誉世界的著名香港导演吴宇森,在其六十八岁的高龄,将那一段让人无比揪心的往事搬上大银幕,精心完成了《太平轮》这样一部史诗级的大片。
在浮躁的大环境中,依然坚持电影人社会责任感的吴宇森,显得是那样难能可贵。

文/张氏情歌
7月30日,《太平轮·彼岸》正式上映。说实话,我不常去电影院看电影,所以对《太平轮(上)》没有任何映像,看下部也是在某微信平台看到该影评人高评价才决定去看。在看之前,却了解到反映说此片依旧烂。好在,好在我更相信那位影评人,所以我看到了一场史诗级巨制。但是,该片在国内重要的文艺青年聚集地豆瓣(该说法若欠妥当,请忽视)上看到此片评价极低,仅6.7分(8月2日下午查得),我为吴宇森打抱不平。而前一部更是5.6的低分,下午看完后,觉得不止于此,真是一大误解!
在正式评论《太平轮·彼岸》前,请允许我再多说几句。今夏的电影有许多口碑不错的,说来惭愧,我一部未看。比如《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捉妖记》等。根据网络统计资料,《捉妖记》票房排名第一,目前该片也暂时成为冠军,其次《煎饼侠》,逼近10亿,《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排名第三,而《太平轮·彼岸》不仅未获得足够多的好评,票房暂时也相对落后,仅两千多万。(以上票房信息取自)而在我上述提到的微信平台推文中,提到一文艺理论研究生看了一半就看不下去这么一个插曲,该影评人也很惋惜,连一个文艺理论研究生都看不下去了,那么这个社会究竟浮躁成什么样子了。是的,一个社会不能光有苦难,没有笑声,笑声是必须要的,但是,如果光有笑声,那么这个社会会死得更惨。面对这样一部电影,每个人都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究竟为什么看不下去。下面,我将结合上部内容细致的谈谈我对这部电影的看法。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