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渤(Bo Huang)的乌托邦

每个人的观感都不一样,不用跟风也不用非说好或者不好,我只说自己的观感。这次很直面的感觉就是黄渤第一次作为一个新人导演是用了心的,没有交出一坨屎来忽悠观众,而是建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乌托邦,在一个无人岛上历经了人类社会发展史。

电影里王宝强特地唱了一句“这就是命~”
银幕前的我露出了欣慰的姨母笑(???)

故事结尾,选择在了穿着病号服的人们滑稽地学习正常人生活的医院,在马进发呆时,姗姗伸出的爱手,对他们而已故事像是结束了,对其他人,又像没有结束,那些疯了的人,还能康复吗?这个问题发人深省。

整体片子的完成度是相当高的,内容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的,因为毕竟不是那种商业大片,节奏较慢而且剧情也不是非常紧凑很多时候会显得很纠结沉闷。有的地方还是比较欠缺,想要表达的东西太多但是很多地方也只能浅尝辄止,过于表面化,但是第一次导演的作品做到这种程度也是可以了。

在一穷二白的原始时代,最初的人类部落族群所出的部族领袖一定是以“体力”为第一要义,武力值突出,能打。类比中国历史即为黄帝,炎帝,蚩尤这种本质军事部落。王宝强的在电影初期的上位,即是如此。

一直以乖乖小子出现的马小兴在这里的也突然“反水”,打翻了马进对这群的人管理,马进几乎进退维谷,马小兴狂妄疯魔,张艺兴在这一段也飚出最好的演技。

在这部片子中每个人都像是一个疯子,开始的时候是社会角色的转换导致心性的变化,王是这种转换,从一个无人关注的司机到一群人的领导者,他开始用暴力和专制来领导这些人,把这些人比作猴子、熊,只要打就可以使其听话,这是人类社会最原始的一种的形态,回归动物时期的形态。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这种形态一下子就会被推翻,人类依旧是智力动物,所以在张总的代领下很快的就分割成了两股势力,张总更是独占鳌头霸占了岛上绝好的资源,也讲扑克牌变成了流通货币,劳动换取吃食很公平也很符合现实人类社会。这是一种顺应时代发展的变化,然后王的势力开始慢慢弱化,一个新型的更加充满智力的社会慢慢开始崛起。而马进和小兴在这个发展中充当了一个另类势力,在旁边慢慢观察。而后又是一场荒诞的鱼雨打破了这样一种势力对峙,马进和小兴开始占得最高位置,开始分裂两股势力,最后统一到自己麾下,自己变成最高领导者。那场马进宣讲戏蓬头垢面站在逆光处像极了救世主,还有分吃方便面的桥段也是,马进扮演了类似于耶稣一样的角色,来引导众人走入自己创造的乌托邦世界。然而这时候大家都换上了新的衣服,这些新的衣服很像精神病院的病号服,还有那些围着火堆手舞足蹈的画面,我更倾向于在建造乌托邦的同时这些困在小岛上的人已经疯了,这些只是疯子的幻想和狂欢,毕竟并没有乌托邦的存在。

文学世界里,荒岛设定是很经典的背景设定。一般认为,在荒岛情景中,所谓的“文明世界”的“社会秩序”崩溃,此情景下的人类将回归原始的“自然状态”,即洛克,霍布斯以及卢梭关于社会契约的讨论背景。因此,在描述荒岛故事时,“有限资源”是往往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设定元素,在此基础上衍生的为了生存的自相残杀,人类本性的“恶”,是文学作品中的永恒命题,代表作比如反乌托邦经典《蝇王》和司法界奇书《洞穴奇案》。

马进和马小兴看似在做无用功,但是做的却是最厉害的东西,聚集和收买“人心”,他们收购的手机,上面有家人的视频,他们关于明天的憧憬,虽然还没有落地,却赢得了大家了拥护,他们把这群没有明天,没有对过往寄托的人聚集在一起,打了精神的鸡血,吃饱喝足之后士气不再低迷。如果电影仅止于此,大家合家欢,齐心协力逃出孤岛,那么故事还是单薄了一些。

黄渤的这部影片处处透着隐喻,隐喻了社会变迁还有各个层次人之间的关系的变化。小兴这个人物是个亮点,前期和后期变化非常大,但是前期也在各处埋下了伏笔,证实着这个人的野心。这种转变是在人达到一定高度之后心性的变化,是偶然也是必然。

赶在下映前把渤哥的「一出好戏」给看了,走出电影院一身冷汗,真真是一出好戏。

作为“大船”的见证者之一,马进和马小兴没有把“王”推下悬崖,置之死地而后快,而是把他带回人群里,让舆论、让大家的口水把他变成“疯子”,没有人相信他的话。然后,这是有反作用力的,最后马进说出自己看到了大船,大家也以为他疯了,“狼来了”的故事也在他身上重演。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阿银家的混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上面说到“有限”资源的一般设定,可是电影里的大家显然没有这个问题。树林里充足的野果和淡水,以及后面出现的满载物资的轮船,证明着电影并不是要讨论“自然状态”下的人性问题,那么电影到底讨论的是什么,或者是说作为“寓言”说的是什么?就像阿西莫夫的基地三部曲背后是罗马文明史,电影一出好戏的背后,是人类文明史。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内陆飞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3# 一些细碎的点(可能是我多想)

转机出现在“王”、马进、马小兴看到类似救命药丸的“大船”之后,“王”被马进和马小兴设计成了“疯子”,在这一段里王宝强的演技超能发挥,几乎演出了《Hello,树先生》里面疯狂屌丝的水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TriAngel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没看《一出好戏》之前,以为这个片子会是一个纯天然的旅行喜剧,孤岛冒险,然后齐心协力,喜洋洋,合家欢,走出困境大团圆。

2)张总 – 文官 – 封建社会

片子把落难荒岛的这群人,划分了三个等级,一边是王宝强饰演的导游“王”为主的屌丝派,适者生存,一切理论不管用,占有饮用水、野果这些最基本的生存资料为王,就以为能管理所有的人;而以张总为代表的上流派,讲排场,有管理经验,有保镖、打手,在货币变成废纸的时候也变成屌丝了,直到他们遇见搁浅的大船残骸,才找到根据地,这里俨然一个乌托邦。

周围打电话的,聊天的,看电影手机不关铃声的,哭闹的小孩,大声安慰哭闹小孩的家长,刚结束还没开始滚字幕就亮起灯的工作人员,匆匆要走却发现有彩蛋又站着看彩蛋的人,彩蛋之后字幕还没滚完就进来赶客的工作人员……
以上的每一个人,包括最后没办法被工作人员赶走的我,都配不上这场电影。

很多人把片子简单定义为“孤岛生存”式喜剧,这种分类还是狭窄了一些,如果把片子里面这个孤岛,换成远离人烟的沙漠、草原、雪山,甚至世界末日的某一座城市、停电的电梯间,都是成立的,孤岛只是一个舞台,一个无可逃避的密闭空间,就像推理小说里的“密室”,它可以置换成很多类似的场景。

“圣经”意向。

在搁浅的大船这个“乌托邦”里,大家摆脱了“屌丝派”王宝强带领时,吞毛茹血的原始生活,过上有水、电、气,有洋酒,有烟草,有私人卧室、酒吧、咖啡、厨房、卫生间的现代生活,物质生活是提高了,可是大家的“明天”依然没有着落,内心是空洞的,所以这个时候,低调、冷静的黄渤饰演马进和张艺兴饰演的马小兴这一批“中间派”崛起了。

我个人认为黄渤导演对于马进这个角色的角色位置处理非常的好。看得出来剧本是有百般琢磨过的。具体表现为马进的上位并不是顺接着张总的领导,他是在张总和王两方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出现的。这也正好完美匹配了人类历史,即“宗教信仰”或者关于文明的思考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顺接经济发展的阶段,周即有周礼,这说明关于意思形态的思考是一以贯之的。微博上的赵皓阳说得好,马进的上位说明了“无论是搞武力还是搞智力的,最终都是要统一于搞意识形态的。”因为掌握了意识形态,就掌握了定义“恶”的权力。就像电影里的马进和小兴,他们有权力说王宝强“疯了”,因为他们“有这意识形态的最终解释权”(cr赵皓阳)

王宝强饰演的“王”,天生就是一朝翻身“占山为王”的流民草寇,而张总代表的成功人士,以为用物质,用金钱就能管理所有人;而黄渤饰演的“马进”以为赢得人心,就赢得了一切。他们三派,都曾占领了“管理”的制高点,却忽略了一点,变幻莫测人心,以及诡谲多变的人性,是无法预测的,危机随处存在。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